2011年12月17日

再一次就好

再讓我自我嫌惡一次,
就好。


自從Plurk改變一些界面以後,
我就無法選擇鎖噗和僅限好友觀看的功能,
一些自己無法消化掉的陰暗情緒直接公開放在河道只會惹人厭惡而已。

尤其最近認識不少新的朋友,
新的朋友裡頭有幾位在Interviews裡頭直接挑明不能接受有人經常出現負面情緒和言語,
避免造成這些朋友們的困擾和煩心,
我想只要寫在這個地方應該就沒有關係了吧:)

其實我在人際關係方面十分苦手,
也許是我個性部份有所缺陷或是精神部份有所潔癖,
能夠被我認為「好友」的人們實在是少數,
所以一旦在我的認知之中將某位朋友視為「好友」的話,
我就只會用最笨拙的方式一再付出我的善意、貼心和陪伴。

給了我一分的關懷和貼心,
我就願意給你八分的關心和體貼。
全心全意的付出,
我什麼回報都不想要,
只要一句「謝謝」就好。

偶爾、偶爾....
會忍不住地思考我將對方視為如此重要的一個存在,
可是對方是否同樣視我如此?

只要對方無論神情、語氣、舉動都有將我視為「好友」,
就算只是一廂情願,
我依舊會選擇繼續付出。



細膩、貼心、溫暖、成熟,
這是我在每位好友面前願意表露出的柔軟部份,
除去這些以後,
大家看到的我又是什麼模樣?

我只是一個人,
不可能在自己傻傻付出以後,
看見別人不但沒有付出甚至隨便丟出一句關心就能獲得迴響和回報依然可以保持心平氣和。

這種時刻,
就會渴望斷絕所有可以與外界聯繫的連結。

也許只有自己一人的時候,
可以冷靜且清醒一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